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唐云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万象罗胸一心独造

——唐云先生的监藏与创作

2012-08-09 15:03:53 来源:《永锡难老-唐云百龄诞辰纪念集(上册)》作者:童衍方
A-A+

  今年是当代国画六师、著名书画文物监赏家、收藏家,唐云先生诞辰一百周年。他的书画作品贵能穷古人之迹,通古人之沄、万象罗胸,一心独造。其花鸟画,用笔潇洒,设色秀妍,形神兼备,姿致如生。山水画秀劲苍润,意境深达,收奇境于胸中,吐烟云于笔底。书法则骨秀神淆,纵横如意,如王洁金粹,均不袭前人面目而自阀畦迳。

  凡有大成之画家,在一生历练中,除随师长辈,汲取笔墨技法外,探颐钩深,赏观古今名品钜迹,涵养陶溶,至为重安。唐云先生曾为魏仰之铭大然砚,文曰:“其德乾乾,其腹便便,独具只眼,为天下先,”虽铭付挚友,实可谓唐云先生本人的真实写照。其钟情一生的鉴赏收藏生涯,滋养和提升了他的艺术创作。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唐云先生的艺术成就与其监藏是密不可分的。

  黄山谷曰:“尤物之归也,以其嗜之诚,嗜之真,嗜之深,庶几所得。”唐云先生每得佳迹,必书斋展悬,闲观静玩,而非夸扬珍异,竞炫收藏。其收藏观与前贤之论契契相合也。唐云先生一生嗜书画,其藏品菁华,一九八四年在重点介绍古代书画艺术的大型杂志《艺苑掇英》(第二十四期),《大石斋珍藏书画专辑》中面世。由唐云先生亲自选定自末代马麟至现代齐白石的书画精品六十五件,是多年来首次刊登著名书画家个人藏品的专辑,影响颇大。

  《大石斋珍藏书画专辑》天收入马鳞、柯九思、聂大年、文徵明、王宠、董其昌、邹之麟、倪元璐、郑簠、朱耷、王翚、恽寿平、王原祁、石涛、华喦、金晨、黄慎、方士庶、郑燮、杨法、罗聘、邓石如、黄易、伊秉绶、何绍基、竦鸿寿、钱松、赵之谦,蒲华、吴昌硕齐白石,三十一位名家的书画精品。其中金农十三件,朱耷六件,齐白石六件,石涛、华喦各四件,王原祁、吴昌硕各二件,伊秉绶、何绍基各二件,其余均为一件。经梳理可见,唐老对金晨、朱耷、石涛、华喦、王原祁、齐白石关注尤多。

  唐云先生天资颖绝,用志不分,其花鸟画取法华喦颇多,所作构匿新颖、造型生动,松秀明丽,得空灵骀荡之致。直至上世纪八十年代,唐老远意临家藏华喦《秋树鸣禽图》赠人。晚年曾作《花鸟虫车》册十二开,题曰:“曾见瓯香馆主小幅,秀逸俊拔,始知华秋岳得力于此而能自化乜。”唐云先生取法之追本溯源,融会贯通,由此可见‘前人论艺曰:“规矩在手,法度因心。”唐老花鸟画善不拘一格地取法前贤。八大山人画笔凝炼、简括、冷峭,造型变幻多端,所创意境,别具灵奇。其妙笔高格,唐老最为欣赏并终生取法,时见其画端。唐老还曾作《紫绶金章》一图,紫藤一片,金鱼三尾,极具动势,题曰:“略擬缶老,虚谷两家笔意于大石斋。”此两大家之笔墨甚难融合,唐老晚年之探索精神令人感动。

  此外,齐白石的笔墨纵横雄健,造型简练质朴,色彩鲜明强烈,及润笔写意与微毫毕现之草虫的巧妙结合,均为唐云先生欣赏和取法,并在晚年还书录“齐白石自序”、“白石年谱”、“齐白石诗集”,可谓“同音相闻,同志相从”。

  唐云先生山水画醉心石涛,石涛山水画构图新奇,笔墨雄健,于豪放中寓静穆之气,匠心独运,面目强烈。唐老谛视索玩,撷其精华。唐老所藏《苦瓜妙谛》花卉山水四段锦卷,为大石斋长物‘尤其是山水段中的浓淡、繁简,湿燥等皴擦之法和山石奇趣,唐老得之尤多,虐先生在八十四岁时还作,《仿石涛长林远秋围》欵曰:“一带长林送远秋,坡头想见读书楼。行来不觉衣衫湿,翠滴阴浓日午收。苦瓜和尚长林远秋图,余旧藏真迹,今归故宫博物院矣。八十四翁唐云记。”唐云于石涛今古相接,研求至深。他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所作的山水精品,《杜甫诗意》册、《太白诗意》册、《放翁诗意》册、《清湘流风》册等,均有其苦心孤诣,上追古人之迹,而又能规矩在手,法度同心。止如陆俨少先生所评:“药翁山水出于石涛,而一种生拙重秀为其独得,因非石涛之所能尽也。转益多师,遂然凌驾前贤,驳驳欲度驿骝绍前矣。”陆老所评极是,层云先生山水取法,除石涛外,“四王吴惲”、戴本孝、方士庶等均能择善菩而从,取之、用之。

  唐云先生书法赏者众多,而论者最少,原因是其书不以一法而落笔,不以一长而取妙,神龙见首不见尾,难寻其轨迹。其实,唐老学书颇早,用功最勤,酷嗜金石碑版。所藏《毛公鼎》,《散氏盘》、《曶鼎》及斋所集金文小品,均为传恒精拓,并有名家题记。秦汉碑刻石开亦多旧拓任本。如延熹七年的《封龙山碑》等曾多次出版。唐老还多方收集六朝墓志佳拓,对此深有研究。一九八二年,著名碑帖专家工壮弘出版《六朝墓志检要》一书,请唐老作序,其文曰:“古代书法除原迹外,石刻层多。故书画大家都留心金石刻辞。远古不论,近如赵之谦、吴昌硕齐白石等即以金石书法熔于绘画之中,而独树一帜。余醋嗜古物,凡造像、刀布、壶铭、砚石、砖瓦、碑拓得一佳品即置案头,而尤奸墨拓,先後得铭心绝品数十余种,创作之暇时时把玩,于绘事似有所获……”唐老于书,取法之深广,由此可见。

  唐云先生行书取法倪瓒,上世纪五十年代左右之书,往往起笔爽利快捷,然後兔起鹃落迅笔上翻转锋,起讫顿挫极具动势。其特色是横笔转折较粗,过笔处瘦劲清挺,极具对比。题之画面,互相映发,韵味无穷。观其书,既具倪书渭劲薯疏之格,又能食古而化,成一家之法,显其骨苍神腴,醇古雅逸之书风。至六十年代,唐云先生又常作大幅屏书,纵横潇洒,意态奇肆,行笔如快马斫阵,点画凝炼饱满。贵能姿态右逸而无矜能虚矫之气,纵横飞动而具静穆之姿,深得艺坛好评。

  由此可见,层云先生之书,乃贯通篆隶以求其质,融会自家以求其形。学鲁公之雄厚而能得淡古之韵,学倪瓒之简逸而能具浑论之趣。可谓不袭不蹈,是一位善学善化的杰出艺术家。

  前人曰:“作画以理、气、趣兼到为重,非是三者,不入精妙神逸之品。”此二安中之“趣”,可从绘画名作中得,可以从诗文名篇中得,也可从江山美景中得,更可在点滴生活中得。在诸多书画名家中,唐云先生是最具生活债趣者。有请“茶类隐、酒类侠”,唐云先生一生与茶为伴,一日不可离,是他创作云戚的重要组成部分,并由他将茶酒提升到至高的艺术境地。上世纪八十年代,上海书店重版胡山源所编的《古今茶事》、《古今酒事》,均为唐云先生题宇,唐老嗜茶盾酒之影响由此可见。

  前人谓“茶之饮,最宜精行修德之人。”唐老嗜茶,更注重茶中艺事,故嗜紫砂陶艺,尤嗜“曼生壶”,一生寻觅,竟得八柄,因颜其室曰:“八壶精舍”。唐老早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即与颜景舟、朱可心、蒋彦亭、王寅春等制壶高手探讨壶艺,上世纪八十年代更醉心于紫砂创作,或构思设计,或作画撰铭,留下诸多佳作。由唐云及沪上诸多书画名家兴起的紫砂壶创作高潮,是继清代陈曼生、杨彭年后,紫砂复兴之第二浪,也可谓紫砂史上之绝唱。

  唐云先生之壶铭壶画,匠心独运,别树一帜,尤为难能可贵的是他信古而不泥古,创立新程式。清代陈曼生的幕友汪鸿,擅画工铁笔,善山水,曾曰:“宣兴沙壶不能刻山水,虽摹古人画本亦不佳。”此经验之谈产传甚广,也成定律为大家认可。唐老壶画,题材最广,除梅、兰、竹、菊、花鸟鱼虫外,也颇多山水精品。就此一点,就具划时代意义,唐老深喑深谙壶艺,又常与镌刻名手沈觉初切磋面讨,故深知壶之刻法,与沈氏并作,可谓珠联璧合也。唐云先生壶上山水,以澹见真,以简入妙,皆离合奇纵另构一种灵奇。壶之题句亦佳,或言简意赅,意在言外,或妙语解颐,趣意横生,均朗朗可诵也。曾见一壶,青山谈抹,琉旷一亭,二人对饮,题曰:“最爱春山亭子下,袭人清气是茶香。”又见一壶,深山幽谷,翠林映阁,一高士纳凉独饮,题曰:“独饮清茶谁为伴,新诗只在翠微中。”皆诗情画意,风趣自然。

  前人谓“酒似侠,有豪逢之气,具入恒雄心。”唐老嗜酒,其书画创作,常有酒之助,酒浓意兴,或吟,或诗,或书,或画,皆俱豪气。曾有诗曰:“腕中拂拂起春风,诗句浑如夺化工,不信由来都嗜酒,生机却在醉毫中。”可见唐老一生之作与酒密不可分。唐云先生曾作《瓶梅图》,酒甏先以大笔浓淡写出,极具质感,又以逆笔、枯笔写出枝干,穿插相映,充满生机。梅花则信笔勾围,素花点点各具姿态。题曰:“酒甏插花,花薰酒气,十指间来,陶林之趣。”此亦醺醺然中之佳作也。唐云先生一生嗜酒,最知个中情趣,所谓“饮喜宜节,饮劳宜静、饮倦宜诙谐。”皆作《戒酒图》,水墨斗方,图左盆兰数丛,右置酒壶一大柄,中则散乱大小酒杯七个,上以草隶浸题曰:“酒能乱性,少饮则佳,若多吃点,不闻香花,唐云自诫。”文笔风趣隽永,极具幽默感。

  唐云先生生活即艺术,艺术即生活,其艺术之趣无处不在,也处处陶冶情趣。他曾有一札致挚友李研吾曰:“前後来书及油胡芦(叫虫),都收到。甚谢,甚谢,弟年逾古稀,尚好重年所玩之物,儿态未改,殊可笑也。兄云油胡芦有许多名堂,希遇有经验者为我一问,一如何饲养?二叫声如何?如叫时有几个起伏,即几个翻头……”童心未泯,情真意切,如此人品艺品合一之大艺术家,无人不敬也!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唐云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